德国及其他国家宗教改革的音乐

栏目分类:音乐史   发布日期:2015-04-03   浏览次数:次 来源:音乐之家
    宗教改革是16世纪欧洲教会的一场重要的变革运动。1517年发生的德国新教改革,结果使欧洲北部许多国家脱离了罗马天主教会。与新教改革相对应的是大约 于1560年达到高峰的罗马天主教会自身的改革运动(也被称为反宗教改革运动)。由于新旧双方在改革中都十分重视教仪音乐的作用,提出了不同的音乐主张, 因而这一宗教改革运动也影响了欧洲音乐的发展。
16世纪宗教改革的音乐-德国及其他国家宗教改革的音乐
  (一)德国宗教改革的音乐
  16世纪,罗马教廷在王权软弱而又分裂的德国扩张政治和经济势力,他们占据了大量地产,掠走财富。腐败之风日益严重的教廷还把德国作为他们出售赦罪券 的最理想之地。德国社会各阶层民族精神的增长,对社会状况的不满,以及对天主教神学体系的反叛倾向,都促成了这场宗教改革运动。1517年,德国维腾堡大 学神学教授马丁·路德(Martin Luther,1483—1546)起草了95条论纲的檄文,张贴在施罗斯教堂的大门上,并印送其他城市,引发了宗教改革运动。
    路德既是一位宗教领袖,又是一位有修养的音乐爱好者,他十分赞赏法一佛兰德的复调音乐,特别是若斯坎的作品。他不仅是一位歌手,而且具有一定的创作能力。 路德认为人人有权阅读和理解《圣经》,因而他把《圣经》译成德文。路德深信音乐的教育作用和道德感化力量,他把音乐的改革作为宗教改革的重要部分,他要求 所有的教徒在礼拜仪式中参加一定的音乐活动,并努力使教仪音乐更易于被德国人民理解。尽管路德对罗马天主教的教仪进行了改革,但是他并没有完全抛弃旧有的 拉丁仪式,而是部分地保留了天主教仪式中的拉丁文的词和音乐。路德在1526年出版的一首德文弥撒曲,它保留了罗马弥撒曲的基本框架,但细节上有很大的变 化。
    德国宗教改革在音乐上最重要的成果是会众的赞美诗,即众赞歌(德文:choral或kirchen-lied,英文:chorale)。起初,众赞歌主要 是单声部的,分节歌的形式,虽然采用有量记谱,但音符时值长度基本一致,偶尔随歌词有所变化,句尾音的停顿长短不一。众赞歌有的是以新创作的德文诗谱曲 的,有的是以德文的旧诗或拉丁诗德译后谱曲的,有的是以改革前的德国圣歌填词的,还有的是以世俗歌曲填人宗教的歌词。
    路德亲自写了许多众赞歌的歌词,其中《坚固堡垒》(Ein feste Burg)成为象征德国新教精神的战歌,此曲的音乐也归在路德的名下。路德改革时期的重要音乐家是约翰·瓦尔特(Johann Walter,1496—1570)。在他1524年出版的一本曲集中,除少数几首拉丁文经文歌外,多数是多声部的众赞歌。这些众赞歌其中的一些是简单的 音对音的风格,另一些是较复杂的对位风格,它们的众赞歌曲调都在固定声部。16世纪30、40年代不断有复调曲集按照沃尔特的样式出版。其中由格奥尔格· 劳乌(Georg Rhaw,1488-1548)于维腾堡出版的一本最为著名。为了让德国学校的学生能了解和演唱宗教音乐,劳乌的这本曲集收入了德国各种典型风格的宗教歌 曲,包括了许多作曲家,如:泽克斯图斯·迪特里希(Sextus Dietrich,约1490-1548),贝内迪克图斯·杜西斯(Benedietus Dueis,约1490-1544),甚至也有一些天主教作曲家,如:路德维希·森夫尔和托马斯·施托尔策(Thomas Stohzer,约1480-1526)等。
    在瓦尔特的歌集中就开始出现的两种多声部众赞歌的风格,在整个16世纪一直并行发展。复调对位的一类众赞歌的发展使这种德国的新体裁融人了法—佛兰德的音 乐风格之中;而简洁的音对音的近乎是和弦式的一类众赞歌更为重要,它代表了德国新教音乐的主要风格,其中酌众赞歌旋律逐渐从固定声部移至最高声部,成为四 部和声的主调和声织体,它保持了众赞歌简洁、质朴和明了的特征。这两类众赞歌一般是由唱诗班唱的,也有一种常见的演唱方式是唱诗班唱的众赞歌诗节与会众同 度齐唱的众赞歌诗节交替出现。
    换词歌(contrafactum)是众赞歌中的一个重要部分。从中世纪后期以来,一首声乐作品保留原有的曲调而填人新词,一般是以世俗的歌词取代宗教歌 词或反之,便称为换词歌。在德国宗教改革时期,以宗教歌词取代世俗歌曲中的世俗歌词的做法尤为普遍。这主要是受到路德的音乐观念的影响。“路德自己拒绝对 宗教音乐与世俗音乐作硬性的划分,他也不允许他的追随者们这样做。一首好的曲调无论它来自哪里都会在礼拜仪式中占有位置。……路德相信,他在众赞歌中采用 世俗曲调是将世俗音乐神圣化的一种做法。他不反对大众喜爱的歌曲、名歌手的旋律或任何音乐上他能够接受的曲调作为宗教歌词的传播媒介。正是由于这一原因, 在二百年的时间里,路德教的音乐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发展,并且使到教堂里的普通大众与当时最新的音乐发展相联系。”换词歌中的一个著名的例子是哈斯勒的利德 《我的平静心情被(一位淑女的风韵)打乱》(Mein Ginueth ist mir verwirret)的旋律,于1600年左右被填人了宗教歌词“我心里充满渴望”,后又改用“啊,头颅,血迹斑斑,伤痕累累”的歌词。百年之后J.S. 巴赫又将此旋律变化后用于《马太受难曲》中。
    (二)其他国家宗教改革的音乐
    在欧洲的宗教改革运动中,不同国家、不同宗教派别的情况各不相同,其中音乐是否得到发展主要取决于宗教改革的领袖人物对于音乐所采取的态度。在法国、低地 国家以及瑞士等国家,宗教改革对于音乐发展所产生的影响与德国恰恰相反。在所有改革派的领袖中,让·加尔文(Jearl Calvin,1509-1564)对天主教的礼仪采取了最严厉谴责的态度,对于宗教艺术及宗教音乐的作用,他深表怀疑。他禁止会众在教堂中唱任何《圣 经》以外的歌词,他反对教堂里采用复调音乐,认为其有碍于歌词的理解。因此,加尔文教派的音乐只局限于格律诗篇(psalter),它是把《圣经》中的诗 篇译成法语的韵文,有的谱以新的旋律,有的配上通俗曲调或素歌。
    法国的音乐家路易·布尔热瓦(Louis Bourgeois,约1510—约1561)于16世纪40、50年代领导编纂了加尔文教派的诗篇歌集。为诗篇谱曲的最重要的作曲家是法国作曲家克洛 德·古迪默尔(Claude Goudimel,约1505-1572),他把全部的诗篇谱写成多声部的音乐,他的诗篇曲集在法国影响广泛。法国格律诗篇的音乐较为温和简朴,旋律多级 进,最初在教堂中用齐唱的方式演唱。后来也采用复调的形式,四、五或六个声部,其中既有法国尚松风格的,又有经文歌风格的,也有简单的音对音的和声风格的 作品。法国的格律诗篇传人德国、荷兰、英国和苏格兰,影响了这些国家改革教会的音乐。文艺复兴末期格律诗篇的重要作曲家是荷兰的斯韦林克。
    扬·胡斯(Jan Hus,1373-1415)在波希米亚领导的宗教改革运动早于欧洲其他国家。这一运动所产生的宗教歌曲实际上构成了欧洲新教音乐的第一个部分,胡斯改革 时期的宗教歌曲多是一些类似民歌的赞美诗,一般为单声部,后来才逐渐出现音对音的多声部的赞美诗。胡斯改革派的“捷克兄弟” (CzechBrethren)1561年出版了一本赞美诗曲集,其中的赞美诗词为捷克语,曲调选自格里高利圣咏、世俗歌曲和加尔文派的格律诗篇等。
相关热词: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搜索推荐
Copyright ©2014-2016音乐之家(www.texecutions.com).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08337号-2 版权声明 | 联系方式 | 意见反馈 | 原创投稿 | 网站地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