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主义时期的音乐特点

栏目分类:音乐史   发布日期:2015-04-03   浏览次数:次 来源:音乐之家
浪漫主义时期的音乐特点-欧洲浪漫主义音乐史简述
    用“浪漫主义”来概括一个时期,是指19世纪前后这一百多年(1790—1910年)的西方音乐历史,即浪漫主义作为主导潮流支配和指导着大多数作曲家的 时期。它所涵盖的是从贝多芬的晚期作品,罗西尼的歌剧、舒柏特的艺术歌曲,到勋伯格“不协和音解放”之前的初期作品,以及理夏德·施特劳斯那些被“现代主 义”拒绝的作品。
    整个19世纪的欧洲政治风云变幻频繁,伴随着思想文化领域各种思潮流派、艺术风格的演变与兴衰,不可能用一个“浪漫主义”词汇就将这丰富而多元的音乐现象 全部包容,用它仅仅作为音乐历史时期的统称而已。“浪漫主义”的兴盛与法国大革命后的欧洲社会与文化情境有着密切的联系,对具体的欧洲国家和不同阶段的作 曲家来说,它呈现出不同的形态和影响。欧洲的一些外围国家或民族,在19世纪里掀起争取民族解放和独立的运动,同时推动了音乐文化艺术领域的民族主义潮 流,这股唤醒民族自强自立意识的思潮与社会现实联系得更为紧密,并与浪漫主义相互融合而又彼此区别。19—20世纪相交的阶段,已处颓势的浪漫主义受到了 与新世纪相连的现代主义潮流的冲击,西方音乐界呈现出更为复杂的状况,对浪漫主义有继续追随的模仿者,也有清醒而坚定的反叛者。
    音乐上的浪漫主义经历了兴起、繁荣与衰颓的过程,贝多芬作为横跨两个时期的人物,其创作已经体现出向浪漫主义过渡的趋向,而一般音乐历史将浪漫主义分为早 期:韦伯、舒柏特(19世纪10-20年代),盛期:柏辽兹、舒曼、门德尔松、肖邦(30—40年代),中后期:李斯特、瓦格纳、勃拉姆斯 (40-80),晚期或浪漫主义之后:布鲁克纳、马勒、理夏德·施特劳斯(19世纪90年代到20世纪初),其间还穿插了法国、意大利歌剧,以及与此相并 行或独立的欧洲各民族乐派的线索。除此之外,有些作曲家所处的时期或流派归属还可以做其他方式的划分。
    “浪漫”(romantic)一词源于“罗曼语”(romance),指的是中古时期用罗曼语(古代法兰西方言)写成的诗歌或传奇,题材多是反映中世纪英 雄的冒险与奇妙经历,不列颠国王亚瑟的故事就被称作“亚瑟王传奇”(Arthurian Romance)。到了18世纪此词被用来比喻与现实相区别的想象中的世界,它和“野性”、“未开化”、“幻想”、“杜撰”、“不可思议”等形容词相近。
    作为文学艺术思潮的“浪漫主义”发端于18世纪后半叶,当时各类艺术都有一种回归哥特风格的趋向,因为相对于文艺复兴或古典主义时期较为理性的风格,这种 中世纪风格所提供的丰富想象力与民族历史的寓意使新一代艺术家着迷。英国作家、古物鉴赏家沃波尔(H.Walpole,1717-1797)以他的小说 《奥特朗托堡》(1764)标新立异,虚构了中世纪古堡的恐怖故事;诗人华兹华斯(W.Wordsworth,1770-1850)强调艺术的情感价值、 艺术美的享受要胜于理性;司各特(S.W.Scott,1771-1832)写作了有关苏格兰历史与民间传说的小说,他们是浪漫派早期思潮在英国的代表, 表明西方文化除去古希腊传统以外,还有各个民族自己的文化与历史的传统。
    德奥也在18世纪70年代形成浪漫主义的表现理论,主张艺术、尤其是音乐要把注意力集中在心灵的活动上,它与模仿客观外界无关,认为一位艺术的天才永远不 会囿于形式的法则,因为对他来说听从自身的感受是唯一重要的,这种“狂飙突进”的主张预示了19世纪德奥的浪漫精神。强烈的个性与情感的自然流露成为新艺 术思潮的评价标准,让·保尔、施莱格尔兄弟、瓦肯罗德尔、蒂克、E.T.A.霍夫曼、诺瓦利斯等一批文学家成为19世纪德国浪漫派的核心人物,他们对德国 中古民间传说的搜集整理,诗歌小说中所塑造的人物和抒发的思想情感都对德奥作曲家产生了极其深刻的影响。
   18世纪启蒙学者卢梭的尊重人的本性与独立价值的号召,成了法国19世纪浪漫主义艺术的预言,而1789年法国大革命的爆发及1815年欧洲全面复辟封 建王朝的政治情势,带给法国与英、德、意及其他国家的文化艺术不尽相同的影响,共和与帝制、革命与?;?、改革与复辟、侵略战争与民族精神错综复杂地交织在 一起,浪漫主义的艺术思潮从英、德影响到法国,而法国又将带着政治色彩的对浪漫主义的特殊理解反馈给欧洲,革命带来的狂热、失望、彷徨、虚幻以至于重又耽 于宗教与中世纪的激情,则给19世纪初的浪漫主义刻上了某些消极的烙印。
    但是法国大革命终究引起了欧洲的巨变,习以为常的旧的政治经济、社会宗教体制及其观念面临崩溃,人们的思想和情感自然而然地走向相信自己、相信个人的经 验,尤其是艺术家狂热地追求自由和解放,力图彻底摆脱传统的轨道,如果用启蒙运动所提倡的“理性”来代表18世纪,那19世纪的浪漫主义就是在强烈地反叛 一切“理性”的束缚。古典主义音乐注重乐思发展的逻辑性、形式结构的严谨、整体比例的和谐与完美,作曲家即使具有自己的个性和体验,也是在理性的引导下达 到自然清新而又富于表情的境界。人们常用一些与古典主义相对比的词句来形容浪漫主义:感情与理性、主体与客体、本能与理智、想象与规范、神秘与常识、超自 然与可理解、无尽的渴望与节制条理、无拘地表达情感与冷静深思、狄奥尼索斯(酒神)与阿波罗(日神)精神等等,这前一半的词汇确实描述了浪漫主义的特征。 但浪漫主义的精神实质是在强调“人”和他的本性,突出“个人”是感觉的中心、感情的焦点、幻想的主体,这个“人”需要自我肯定、自我崇拜、自我想象以至自 我宣泄,即使是表达一种对大自然的亲近感,也是通过赞美自然来抒发自我的渴望,包括对宗教的重新崇拜也是人性化了的,正像E.T .A.霍夫曼所形容的:“他们所期待于宗教的是把人从有限的生命提高到无限的生命。”因此在浪漫主义者的心目中,音乐是所有艺术中最富浪漫主义的,是“艺 术中的艺术”,因为它的唯一主题就是“无限”,它最能体现出一种不受拘束和无穷无尽的美。
    在西方文化传统中,这种对自我价值的肯定,突出表述个人主观情感的意识一直在时隐时现地延续着,它源于古希腊,潜藏于中世纪,文艺复兴时期得以彰扬,而后 又经过巴罗克和古典时期的逐渐深化,到了浪漫主义时期获得充分的发挥。18世纪已经兴起的、以表达个体情感为目标的艺术主张得到了19世纪作曲家的共鸣和 理解,在古典主义内部渗透着的非理性体验、活跃但被克制的个性精神终于在浪漫主义潮流中浮现出来。
    同时,浪漫主义时期各国的艺术家,普遍对自己民族、民间的音乐文化发生强烈的兴趣,这也是19世纪民族主义和浪漫主义的共通点,它基于对个人价值的肯定, 当这种自由、平等的意识扩大到政治经济利益一致的人群(民族)时,在文化上就要同归于自己民族的血脉渊源之中。在19世纪的不同时期,德国、意大利以至法 国的作曲家都有属于自己民族的理想和抱负,而欧洲那些长期以来受到压迫欺凌的国家和民族(波兰、匈牙利、捷克、挪威等),包括在社会政治、经济、文化上相 对落后的俄罗斯,在19世纪都先后形成了自己的民族乐派,他们在音乐中突出自己民族的历史与民间的传说神话,追求民族、民间生活的情趣与艺术特征。
    浪漫主义音乐在强调对主观情感,尤其是对爱情这最强烈和个性化情感的表述中,自传性的、偏重心理变化的抒情性特征十分明显,同时如何获得公众的理解也是作 曲家的追求。他们不同程度地倾心于标题音乐,其构思常常以文学、诗歌、戏剧、绘画、特性舞蹈等其他姊妹艺术的内容为基础,甚至为强调表现意图而加添明确的 标题。所采用的形式载体也为了与标题性内容相符而突破传统的模式,创造出许多综合性或形式灵活的体裁,如多乐章或单乐章的标题交响曲、交响诗、序曲,单乐 章的叙事曲、谐谑曲、狂想曲、幻想曲,小品式的器乐或声乐作品(即兴曲、音乐瞬间、前奏曲、练习曲及多种风格的歌曲),还有以若干首小曲构成的套曲形式 (声乐套曲、器乐套曲)等。即使是传统的体裁形式,如古典交响曲或奏鸣曲式也被赋予了更为浪漫的气质和个性化的处理。
    在追求更加个性化、情感化表现技巧的过程中,诸多民族民间音乐的色彩影响到旋律特征、调式和声与节奏节拍的独特处理,像同主音小调的自由转换及三度远关 系调的并置、节奏或重音的变化及混合节拍的使用、民族语言吟诵式音调与民间歌曲式旋律的采用等,尤其是浪漫主义对和声语言的不断探索和突破,将巴罗克时期 以来的功能和声体系推进到极致。对管弦乐队丰富音响的开掘和发挥,是浪漫主义时期另一重要的贡献,钢琴由于乐器的普及和音域音质的飞跃进步,使浪漫主义时 期作曲家对钢琴音乐的创作情有独钟。
   19世纪的社会音乐生活也有了巨大变化。随着贵族政体的衰落,像海顿时代的贵族音乐赞助人已经被新生的资产者所替代,音乐出版商、音乐会或剧场的经理人 不仅掌握作曲家的命运,而且成了主宰音乐生活及艺术趣味的大人物,在他们的安排下,可以捧红某位作曲家或演奏演唱家,使他们成为音乐会和剧场的明星,但也 可以无视或棒杀一位年轻的音乐家;富裕的资产者购买音乐会或歌剧的票,订购作曲家作品的乐根以及让自己的夫人、女儿学习弹琴唱歌,都使他们成为新的音乐生 活的重要参与者;歌剧院音乐厅的公开演出、上流社会的沙龙音乐会、音乐爱好者组织的私人音乐会、一些适应当时人们对历史和古代音乐兴趣的专题音乐会,以及 钢琴在业余音乐生活中的普及等,不仅使音乐和音乐家的社会地位空前巩固,而且促使标题性乐曲、艺术歌曲、小型器乐曲等体裁得以充分发展。此时期的作曲家需 要考虑如何增加自己作品的听众与买主,这与实际的经济利益相关,无论是帕格尼尼、李斯特,还是柏辽兹、瓦格纳都曾经历过这种新的生活运转方式,声名极盛的 贝多芬,也要为自己的作品与出版商讨价还价,舒伯特生活窘困而出版商却靠他的歌曲大赚其钱。
    在进入19世纪前后,欧洲的专业高等音乐学院纷纷建立,巴黎(1795)、米兰(1808)、那不勒斯(1808)、布拉格(1811)、维也纳 (1817)、伦敦(1822)、布鲁塞尔(1832)、莱比锡(1843)、慕尼黑(1846)等等,还有许多私人筹办的音乐学校,这些都对培养19世 纪欧洲的音乐人才、提高观众欣赏音乐的水平起到作用。
    报纸和期刊上的音乐评论,随着音乐生活的活跃而得到发展,这和整个社会重视个人独特见解的氛围有关,而且浪漫主义音乐家也希望通过文字来阐述自己的思想和 表现意图。这些作曲家本身的多方面素养,不仅体现在他们的综合性音乐作品中,也体现在他们的评论文章中,从舒曼、门德尔松到柏辽兹、李斯特、瓦格纳都是如 此。而音乐史学在19世纪也逐渐发展成独立的学科,它与这个世纪重视历史的观念直接相关,从音乐通史的巨著到过去音乐大师的传记(帕莱斯特利那、巴赫、亨 德尔、贝多芬、海顿、莫扎特等),还有各位大师作品全集的整理与出版,包括教会对格里高利圣咏的整理等等,都为西方音乐史学在20世纪的继续发展打下了坚 实的基础。
相关热词: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搜索推荐
Copyright ©2014-2016音乐之家(www.texecutions.com).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08337号-2 版权声明 | 联系方式 | 意见反馈 | 原创投稿 | 网站地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