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曼的音乐评论简介

栏目分类:音乐史   发布日期:2015-04-03   浏览次数:次 来源:音乐之家
舒曼音乐评论简介-舒曼音乐评论的主要特点
    音乐评论成为19世纪蓬勃发展的新型事业,自18世纪以来音乐创作和欣赏活动逐渐扩大到音乐厅、歌剧院,出版商和音乐会经理人为保证自己的利益而重视报刊 宣传,普通民众、业余爱好者也需要引导和帮助,更重要的是音乐家社会地位空前提高,他们不仅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自己也具有广博的修养,渴望用文字表述自 己的创作意图并宣扬其艺术理想。而文学家、美学家也经常谈论音乐以阐述个人的浪漫主义观念,从霍夫曼赞美贝多芬的文章到韦伯宣传自己指挥的歌剧,从蒂克、 让•保尔到瓦肯罗德等著名浪漫派作家都是如此。舒曼承续这个新时尚,利用《新音乐报》撰写尖锐生动而文彩飞扬的文章,阐述自己对音乐和音乐家的观点与主 张。
    舒曼50年代将他发表于《新音乐报》上的文章编辑出版,这本文集的序言为他的“音乐评论”开宗明义:“能使读者注意某些已被现代潮流所淹没的艺术现象。” 舒曼通过他10年间(1834-1844)的文章,对于贝多芬、舒柏特以及同时代的作曲家进行评论,具体诠释他评价音乐高低褒贬的标准,同时表明自己所追 求的艺术目标。贝多芬所主张的“音乐应当使人类的精神爆发出火花”是舒曼向往的艺术理想,在他眼里富于道德、热情和幻想的音乐,并“对所有的心灵都能起同 样有力影响”的音乐才是值得尊重的。他明确写道“道德的法则也就是艺术的法则”,“没有热情,就不可能创作出任何真正的艺术品”,“只能够发出空洞的音 响,没有适当的手段来表达内心情绪的艺术,乃是渺小的艺术”。舒曼自己的创作,绝不满足于供人茶余饭后遣愁解闷,而是像他曾对克拉拉说的:“世界上发生的 一切:政治、文学、人类都使我感动;……时代的一切大事打动了我,然后我就不得不在音乐上把它表达出来。”
    舒曼为了宣扬并捍卫自己的艺术观,创造出“大卫同盟”这个虚构的组织和它的成员,并将其贯穿于所有的文章中:在他的幻想中,“大卫”这个旧约圣经里的“音 乐始祖”成了一面理想的旗帜,被舒曼视为志同道合的朋友。那些优秀作曲家都团结在这面大旗下,共同向社会的保守势力(舒曼称之为“音乐界的菲利士人”)发 起冲击。在他的“大卫同盟”中,有三个主要人物,舒曼所写的文章经常以他们署名:“弗罗列斯坦”(Florestan)、“埃塞比乌斯” (Eusebius)和“拉罗大师”(Master Raro),这是来自让•保尔小说《少不更事的年岁》(又译《血气方刚的时期》)的灵感,舒曼用弗罗列斯坦和埃塞比乌斯这两个“带有相反的艺术气质的人 物”,来对应小说中性格相异的孪生兄弟,“而居于他们两者之间持折衷意见的乃是拉罗大师”。除此之外,柏辽兹、肖邦、门德尔松、李斯特、巴格尼尼及克拉拉 和一些朋友们都是同盟的成员。舒曼在自己的音乐创作中,也渗透了“大卫同盟”中各位人物的不同性格和气质,他的评论和创作同样充满浪漫气息的幻想。
    舒曼的乐评代表了19世纪浪漫派音乐家的特征,他们自己是作曲家,因此具有极为精到的专业眼光,而观察分析音乐现象时的敏锐是以广博的文化修养作为根基。 除去舒曼,同时期或稍后的柏辽兹、李斯特和瓦格纳都是用文字或用音乐作品来表述自己的观念和体验。19世纪下半叶专业的音乐评论事业繁荣起来,而作曲家论 音乐和音乐家的传统仍一直延续至今。
相关热词: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搜索推荐
Copyright ©2014-2016音乐之家(www.texecutions.com).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08337号-2 版权声明 | 联系方式 | 意见反馈 | 原创投稿 | 网站地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