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纳切克资料简介

栏目分类:音乐史   发布日期:2015-04-03   浏览次数:次 来源:音乐之家
   亚纳切克(Leos Janacek,1854-1928),捷克作曲家,1854年生于莫拉维亚的胡克瓦尔德,祖父和父亲都是颇有音乐教养的乡村教师。为了生计,亚纳切克 11岁时便被送人布鲁诺的一所修 道院的唱诗班;后进人师范学校学习,主修音乐、文史;1872年毕业后出任该校助教,两年后进人布拉格风琴学校接受专门的音乐教育。学成后,他返回布鲁诺 师范学校任教,并在布鲁诺中学作音乐教师,同时担任教堂唱诗班指挥。其间于1879—1880年间曾短期赴莱比锡和维也纳的音乐学院进修作曲。1881年 他实现了创办一所风琴学校的愿望,并担任该校校长,直至1919年。这期间,他完成了一系列前期音乐作品的创作,其中重要的有:歌剧《莎尔卡》 (1888)、《她的养女》(即《叶努法》,1903),合唱《阿玛鲁斯》(1897),管弦乐曲《卖艺人的孩子》(1912),钢琴曲集《草木丛生的小 径》(1908)、《钢琴奏鸣曲“1905年10月1日”》(1912),以及为胡克瓦尔德地区民歌改编的歌曲集(1899)等。
亚纳切克资料简介-亚纳切克的作品及生平故事简历贡献
   1916年,歌剧《叶努法》在布拉格上演获得巨大成功,亚纳切克的名声越出国界,享誉欧洲。1918年捷克斯拉伐克宣告独立,已64岁的亚纳切克更加热 情地投入创作和社会音乐活动。他的后期重要作品有:歌剧《卡佳•卡巴诺娃》(1921)、《玛克洛普罗斯事件》(1925)、《死屋》,合唱曲《赫拉特扎 尼之歌》(1916),声乐套曲《一个失踪者的日记》(1919),管弦乐曲《塔拉斯,布尔巴》(1918)、《布拉尼克叙事曲》(1920)、仙、交响 曲》(1926),室内乐《第一弦乐四重奏》(1923),以及为西里西亚和莫拉维亚地区民歌改编的两部民歌集(1918,1922)等。这期间,亚纳切 克继续积极从事音乐教育工作和社会音乐活动:1919至1925年间担任布拉格音乐学院师资班作曲教授,被布鲁诺大学授予名誉博士学位,先后获得捷克科学 院院土、普鲁士艺术科学院院士、伦敦斯拉夫和东方研究所通讯院士称号,并担任莫拉维亚作曲家协会主席等职。1928年因患肺炎突然逝世于奥尔特拉瓦。
    亚纳切克音乐创作成就最大的领域是歌剧。他一生创作了9部歌剧,其中有的取材于充满民族精神的捷克民族神话(《莎尔卡》),有的通过一个无所事事、自命不 凡的荒诞形象讽刺和鞭笞了社会庸俗习气(《布鲁奇克先生漫游月球》、《布鲁奇克先生15世纪历险记》);他在取材于俄罗斯文学名著的歌剧中,有的表现了对 被宗法封建制度迫害的妇女的悲惨遭遇的同情(根据奥斯特罗夫斯基的《大雷雨》改编的《卡佳•卡巴诺娃》),有的则深刻地描绘了挣扎在阴暗牢房中的各色各样 最底层人们的精神状态和悲惨境遇(根据陀思妥耶夫斯基《死屋》改编的同名歌剧)。其中影响最大的是他的前期作品《叶努法》。这部经过9年的创作历程和11 年后才得以上演的歌剧,终于获得了世界盛誉,成为西方20世纪歌剧创作中的经典之作,在世界歌剧舞台上广为上演。三幕歌剧《叶努法》是作曲家自己根据捷克 女作家普雷索娃(C.Preissova,1862-1946)的戏剧编写脚本,故事发生在20世 纪初捷克的偏僻乡村。老磨坊主布里娅奶奶的两个儿子都已去世,长子之子名斯蒂瓦,斯蒂瓦还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兄弟拉查;次子的前妻死去后娶扎克里斯蒂娜为 妻,前妻生有一女名叶努法,现是扎克里斯蒂娜的养女。叶努法与斯蒂瓦相爱,并已有身孕,但斯蒂瓦始乱终弃,又与有钱有势的村长之女订婚。拉查忠实地爱恋叶 努法,尽管叶努法已生下孩子,但仍情愿接受这个孩子而娶叶努法为妻。养母扎克里斯蒂娜为了成全他们的婚姻,而秘密将刚出生的孩子扔人河中,并谎称孩子病死 已埋葬。在叶努法与拉扎的婚礼上,孩子尸身被发现,村民指责叶努法是杀害孩子的凶手。养母讲述实情,挺身认罪而从容被解押。叶努法与斯蒂瓦在痛苦中结合, 怀着对未来的憧憬走向新的生活。亚纳切克在歌剧中通过一个偏僻乡村发生的事件揭示了人性中善与恶的冲突,对一个被凌辱的妇女的悲惨遭遇的同情,以及对人性 中真正美好的东西的赞扬。歌剧音乐中也渗透着作曲家个人情感生活的印记:他的两岁的幼子、特别是他钟爱的21岁的女儿的先后夭亡给他造成的悲伤等,都融人 到他对叶努法失去孩子的痛苦的表现之中,他甚至说,为了两个孩子的死,“我应该将《叶努法》披上黑纱。”
    歌剧获得国际盛誉的重要原因在于这位捷克民族作曲家所具有的真正的创新精神。亚纳切克早在70-80年 代在研究东莫拉维亚民间音乐的同时,就潜心于对捷克口语的音调进行研究,发现了它的“旋律曲线”,并把这种发现运用到他的创作中去:“在我创作《叶努法》 的时候,我深深地沉醉在语言的旋律之中。这些语言旋律的美,它们对生活的忠实以及表达的确切,使我感到有一种说不出的快乐。我听某人讲话,通过语言的旋律 曲线便能洞察他的内心深处。”亚纳切克在捷克歌剧创作中是第一个将剧词用散文代替了韵文的作曲家,从而将他的“语言的旋律曲线”在更大的程度上运用到他的 这部歌剧创作中去。这种大胆的创新,自然使他进一步将传统歌剧中的那种生硬划分宣叙调咏叹调的已经僵化了的结构格局彻底打破了,最终形成了一种独特的歌 剧结构原则。亚纳切克将与语言旋律曲线相联系的短小音乐动机作为推动音乐发展、演变的核心。这种独特的音乐创作技法在这部歌剧中得到了充分的体现。在歌剧 的第二幕中叶努法在孩子命运面前的痛苦、忧虑情感的宣泄,以及第三幕在一场悲剧性生活风暴之后男女主人公所表露的对未来的憧憬等等感人至深的音乐段落中, 亚纳切克音乐的上述特征都体现得极为鲜明。

    亚纳切克的管弦乐作品中最重要的是狂想曲《塔拉斯•布尔巴》和《小交响曲》?!端?bull;布尔巴》完成于1910年,是一部标题性乐曲,取材于俄国作家果戈 理的同名小说。主人公布尔巴是17世 纪初叶俄国萨布罗什地区哥萨克人的著名将领。他英勇善战、豪放不拘、大义凛然,在同波兰人的战斗中壮烈殉国??裣肭扇隼终鹿钩?。第一乐章“安德烈之 死”的情节背景是布尔巴的长子安德烈背叛民族,同波兰首领之女陷人情网而投敌,最后在战场上被布尔巴捕获并处死;第二乐章“奥斯塔普之死”,描绘布尔巴的 次子奥斯塔普在同波兰人的战斗中被俘后被敌人处死;第三乐章“预言与布尔巴之死”,表现布尔巴在英勇战斗中被俘后,在慷慨就义之前预言俄罗斯民族终将取得 最后胜利的灿烂前景,以及他惨死在火刑架上的壮烈情景。作曲家并不试图用音乐去描述情节,而是营造了与各个情节相适应的情感氛围。音乐时而悲哀、沉痛,时 而振奋、紧张,又时而在幻想的宁静中充满柔情和憧憬,最后在庄严肃穆的钟声和管风琴声的齐鸣中将音乐推向壮丽的高潮。作曲家在这里倾注了强烈的斯拉夫民族 感情。他在1924年写给一位友人的信中谈到这部作品时说,布尔巴在烈火中就义时喊出了在这个世界上任何拷问和火刑都永远不能征服坚强的俄罗斯民族,正是 这种声音促使他创作了这部狂想曲。亚纳切克创作的唯一的一部交响曲是他著名的《小交响曲》,它完成于1926年;当时他已是72岁高龄。这部作品与《塔拉 斯•布尔巴》形成鲜明的反差,是一部充满阳光般的明朗、清新的作品。它最初是应在索格尔市举行的捷克第八届体育节的开幕式的委托计划创作几首庄严隆重的军 乐曲,但后来却写成了一部5个乐章的交响曲。原来由13件 铜管乐器演奏的军乐曲则成为交响曲的第一乐章,并在最后乐章的尾声中以管弦乐队全奏的方式再现。这部作品不同于一般的交响曲,它既没有宏大的结构和紧张的 发展,更没有去追求深刻的哲理内涵,在性质和结构上有些类似于组曲体裁。它似乎是对不同的生活场景的生动展示,其中表露了作曲家在祖国于1918年 获得自由独立后的愉快欣慰的心境。整个作品在首尾嘹亮的军乐声的框架中层开,中间的第三乐章极其优美、抒情,它略带忧郁、感伤的情调同整个作品的爽朗、明 快基调形成生动的对比,使作品整体显得既富于变化,又和谐统一。这部篇幅不大,但在结构和语言上既简洁又颇具新意的作品,在20世纪上半叶西方交响曲文献 中占有了自己的一席地位。
    亚纳切克的钢琴音乐作品虽然不是他整个创作中的主要体裁,但有一些作品却写得很有特色?!蹲嗝?ldquo;1905年10月1日”》作于1如5年,它的产生与一个 政治事件有关。1918捷克独立前受奥地利统治。作为莫拉维亚政治文化中心的布鲁诺的捷克人要求在一个街区建立一所捷克人自己的大学,但遭到住在这个街区 的奥地利人的阻挠和反对,双方于1如5年10月1日 发牛了冲突。奥地利当局派军警镇压,一位叫帕布利克的捷克工人被军警残酷杀害。事件引起了捷克人民强烈的民族义愤。受到这个事件震撼的亚纳切克在悲愤中创 作了这部作品,并于次年公演。作曲家由于对自己的这部作品不够满意而曾将它丢人沃尔塔瓦河中,但曲谱的抄本被初演时的演奏家图茨科娃保存下来,并于18年 后正式出版,作曲家本人在乐谱上加上了一个标题“1905年10月1日”。这部奏鸣曲只有两个乐章,标题分别为“预兆”与“死亡”。整个乐曲充满沉痛、压 抑的情绪,是作曲家当时情感体验的真实表露。作品的结构虽然基本上建立在奏鸣套曲的框架中,但力图摆脱这种传统曲式束缚的倾向在这里已见端倪。短小的音乐 动机在不断变化的调性、节奏、织体中的反复出现推动着音乐的发展,最后将音乐推向高潮,具有一种震撼人心的力量?!恫菽敬陨男【丁吠瓿捎?911年,它 是由15首 钢琴曲组成的两部钢琴小品集,其中大多数乐曲都有标题。在这里,亚纳切克将自己的全部身心都融人到故乡的大自然中,细腻而生动地抒发了自己的感触和体验。 创作这部作品期间,作曲家正经受着爱女夭亡的痛苦和歌剧《叶努法》的上演受到重重阻碍所造成的沮丧。但在这部作品中,亚纳切克似乎在寻求一种精神上的平 衡,或沉浸在往昔童年时代生活情景的幸?;匾渲?,或暂时避开烦扰的现实,在清新宁静的大自然中求得精神上情感上的某种慰藉。作曲家在努力探索一种新的钢 琴音乐语言,从其中旋律音调和调式的特色、多变的节拍处理、对民间乐器的音响和奏法的某种模拟等等之中,我们都不难看到它们与莫拉维亚民间音乐的某种内在 的血缘关系。
    概括言之,亚纳切克在音乐创作上所取得的上述种种成就,使他成为名副其实的捷克20世纪现代音乐的先驱。
    不应忽视的是,亚纳切克还是一位颇有成就的音乐民俗学家,在民族音乐学领域在巴托克之前做了许多有意义的工作。他在收集、整理和研究莫拉维亚民间音乐和语 言音调特征的基础上撰写的一些论文,如《莫拉维亚民歌的特征》(1901)、《戏剧中特殊语言的旋律曲线》(1903)、《民歌的节奏》(1909),以 及《论音乐创作中的心理发展》等,都是很有学术价值的论著。
相关热词: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搜索推荐
Copyright ©2014-2016音乐之家(www.texecutions.com).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08337号-2 版权声明 | 联系方式 | 意见反馈 | 原创投稿 | 网站地图 |